古典四大名著
免费在线阅读

林姑娘次日想回林府,被老太太留下没走成,又住了一日。

晚饭后一家子陪老太太说话,说到家里建园子,下姑苏采买小戏子的事情,林姑娘当即便道,“想来她们进府整日里咿咿呀呀的,必定难以消停,索性孙女的院子让宝姐姐姨妈一家子住,梨香院又远,腾出来给小戏子们住,倒是便宜些。横竖孙女跟老太太一起便是,就怕老太太嫌弃呢。”

薛姨太太并宝姑娘也在,当即脸色便有些不自在,原本梨香院已经是大姑娘给让出来了,如今又......实在好说不好听的。

其实这事府里也掂掇过,本也想如此处置,只一时大姑娘刚回来,且原本就让出梨香院的,一时也不好开口。

老太太也过意不去,拍着孙女的手,“好玉儿,一向你就是个谦和懂礼的,难为你了。”说完瞥了一眼二太太,又道,“玉儿一向喜欢阔朗,却不必委屈了孩子跟老婆子一处挤着,横竖我们家不缺房子,不拘哪里,好歹收拾出一处小院来,她身边一大群丫头婆子的,才好安置。”

边上坐着的二太太则脸色更加不自然,忙着应了两个是。林姑娘却拦阻道,“老太太、舅妈,很不必如此,今日因老太太盛情,玉儿也想老祖宗了,才住下。往后因父亲留任都中,往来也便宜,长住的时候便少了,没的为那一回半回的,白空置着屋子,闹的上下不消停。”

大姑娘自是知书达理的贤良人,素日待下和气大方,敬老爱幼怜贫惜弱的,府里哪个不知。

只老太太到底过意不去,还是着凤姐儿挑一处近便的院落收拾了,便宜大姑娘随时过来小住。

柳儿在旁听了,只不吭声,心内暗笑,不经意与大姑娘眼神儿碰上,不意外大姑娘冲她做了个鬼脸,柳儿忙捂住嘴,到底没笑出声儿来。

说起来,自打跟大姑娘相识以来,柳儿倒是很喜欢大姑娘的性子。行事看似坦荡磊落,实则肚子弯弯绕比谁都多,且透着股子泼辣促狭。她喜欢的人,怎么都好;不喜欢的,但凡敢行差踏错,一环套一环的圈套等着你踩进去,阳谋阴谋的不一而足,想想柳儿就觉着快意。

唉,多早晚她也能如此便此生无憾了。

因着昨晚的画,柳儿白日里把之前画的一幅,和晚间梦游的一幅两相比较,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

之前画的算是规规矩矩,从西湖十景之苏堤春晓演化来的,湖畔烟雨江南春,画稿看着也算上乘,但是绣线选色清晰淡雅的话,别有一种清凉苏润,夏日燥热的光景瞧了,倒也能有股子凉意,跟她送杨梅的帕子格调差不多。

如今半夜里画的,柳儿反倒有些拿不准了。这一幅显然看着太过简洁——日暮苍山远,孤舟蓑笠翁,是一幅冬雪垂钓图,别说绣出来,只看着,人心里便觉着寒沁沁的冷。

柳儿自己也闹不清楚,看了几幅水景卷轴,怎的就出了这么个东西,实在有点儿不搭界,看着虽满意,只这冷的也太过了。

今日大姑娘既然没走,柳儿索性拿着两幅画,径自去了悠然居请教请教。

大姑娘人虽懒些,见识却不凡,多半能讨了主意来。

果然,林姑娘展开两幅画,看了半晌,方道:“依姐姐我说,你就选这幅烟雨江南春的,既然要给大姐姐用的,你这幅任谁也挑不出不是来。反倒是这幅垂钓图,虽说真正是心静灵台净的,却不适合宫里摆设,境界上自然更高些,却有些太过出尘。当然,最好是两幅给大姐姐选,自然没的说了,索性你让老太太瞧一瞧再说也罢。”

柳儿讨了主意,心内大定。两人又说了几句别后闲话,因天色不早,也没尽兴,只约好过几日去林府住两日再细说,柳儿便回去歇息不提。

次日大姑娘到底被姑姥爷接了回去,柳儿趁老太太得闲,拿了画讨主意。

果然,老太太戴上眼镜看了半晌,才道,“就用这幅雨景的,看着舒坦润泽,雨露的寓意也好。倒是这幅钓鱼的,且给我留下罢,我另有用处。”

老太太一言以决,柳儿再无烦恼,当日便预备了各色丝线,并选定底料,牙白色暗云水纹地蜀锦,上了绷子,又足不出户开始做针线。小燕三七两个边上劈线伺候茶水,得闲自家也拿着小手绷做上几针。

府里姑娘主子们,知道如今柳儿活计要紧,轻易也没打扰的。只两个人例外,一个是史湘云史大姑娘,另一个便是宝二爷。这两人素日里柳儿一向淡淡的,不远不近。

这一日史大姑娘又过来小住,不知怎的,和宝二爷联袂而至,进屋便嚷嚷,“柳儿姐姐如今是个大忙人,我来了这多半日,也不理人家一理。一个林姐姐来了又走了,我也没见着,可见我是个没造化的了。”

柳儿大早上,刚做了不到一个时辰,每日里头晌做活最有成效,最不喜人打搅,何况是这位说话最爱戳人肺管子的主儿。

少不得放下活计,起身笑脸相迎,“云姑娘说的什么话,这几日老太太那里柳儿都不曾过去,丫头们更是走不开,哪里晓得您来了。三七小燕,还不倒茶来。”

本想请两位堂屋落座,岂不知,史大姑娘径自掀帘子进了里屋,“我倒要瞧瞧,做着什么活计神神秘秘的呢。”说着来到绣架跟前,细细看了一回,扭头对宝玉道,“听老太太说要看着清爽凉快的,我倒是觉着,雪景山溪一类的,更凝神静气。如今这幅底稿,倒是看不出什么来,许是绣完了才有点儿意思罢。”

宝二爷毕竟不傻,本来柳儿姐姐就不很兜揽他,说话更小心,很怕得罪了,只含混着应付过去,却不予置评。他是看了更静心的,只怕说起来,云妹妹又要闹腾老太太拿出来瞧,也不知道老太太那幅还在不在,况且他今日心情不好,只怕云妹妹多心,脸上不好带出来。

柳儿只笑着也不答言,似乎觉着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史大姑娘也没大坐,茶也没喝一口,便离去了。

下晌柳儿做的有些累,便嘱咐三七两个,“我去走走,你们好歹留一个看屋子,有半点闪失,仔细你们的皮。”

如今两人哪里不知这事要紧,轻易不敢出屋子,齐齐应是,柳儿方出屋去疏散疏散。

老太太今日出去赴宴,柳儿溜达一圈,正好经过绛芸轩门前,想了想,提脚走了进去,几日没见媚人她们几个,说说话儿也好。

没想到宝二爷也在,窝在里间静悄悄的不知作甚。外间做活的袭人见柳儿进来,忙起身迎接,“姐姐怎的有空过来,茜雪倒茶。”

柳儿摆手,“不必麻烦,不过略逛一逛,可人秋纹她们呢?”

说着媚人在里间听见动静,笑着出来,向里指了指,努努嘴儿,放轻了声音道,“姐姐请坐罢,那位心里正不痛快呢,去了的小蓉大***弟弟前儿没了,一直不得劲呢。好歹林姑娘回来高兴了一日,打量着就此岔过去了,哪知林姑娘只住了一日便走了,这位又没了好兴致。”

柳儿心内冷笑,林姑娘倒成了你么家取乐的了,面上不显,挑眉道,“你么好歹开解开解,总不能都指着旁人罢,总这么纵着,多早晚有了毛病儿,又是你们担不是,可跟太太说了么?”

袭人听了,忍不住插嘴道,“瞒还瞒不过来,一点子小事儿就给太太说去,要我们有何用?再说,太太每日里多少事烦心,我们不能分忧就罢了,岂能再添乱。”

看媚人似乎也深以为然,柳儿不禁笑了,看了媚人一眼,又扫了一眼其他的丫头,慢慢地道,“你们有这心固然是好的,主子知道了,也得夸一声知情识趣的很难得。只不过,这么些人,里里外外的,谁能保证没人背后去下话儿呢?既然不能保证没人下话,哪里就能保证实话实说,而不是别有用心地挑唆些什么呢?”

媚人秋纹等人不禁睁大了眼睛,显然没想到这一层,素日大家也是一团和气,媚人自觉也掌握了这屋里的人事,哪里还有那么些危机意识。如今经柳儿一提,陡然想起平日里也有些个蛛丝马迹的,不由得都有些脊背发凉,怔忪不语。

柳儿借着喝茶掩饰,描了一眼袭人,不出所料地脸色有些不自然,眼角扫到她身边的麝月,两人脸色居然差不多,倒是让柳儿心下狐疑,转瞬释然。

这两人可不都素来贤良,一脉相承么。

这一日端午,柳儿跟老太太告了假,也没让三七小燕跟着,只坐了张三叔的车,大包小包的,回家过节去了。

这么些日子,家里倒是很有些模样儿,上上下下井井有条。门插蒲艾,粽子飘香,很有过节的氛围。见过干妈,系过虎符、香囊和五色丝线,喝了雄黄酒,一起用过晚饭,便回屋歇息。

如今春儿带着两个小丫头单伺候张干娘,柳儿不在家,冬儿平日除了带着三个冬做些针线,帮着伺候干妈或做些杂活,倒也自在。

柳儿回来,冬儿自然带着三人伺候。

柳儿略看了看三人,比初见时看着气色好了很多,衣裳穿戴也不必说,她们家别的不多,只尺头衣裳多,都是贾府各位主子赏的,也都是好料子。

如今打扮将养一阵子,原本不过两分颜色的三人,倒是多了一分,瞧着顺眼许多。只现今她们家人少事少,总这么闲着不是事,时候长了,不定出什么幺蛾子。

柳儿让她们把这一阵子做的针线拿来,都是些荷包绢帕之类的小物件儿,细细看了一回,挑出两个帕子,问道,“这是哪个的?”

冬儿一看,指着一方绿sè杭绸绣花帕子,“这一个事冬梅的,那一个是冬雀的。”

柳儿点头,“你们两个做的尚可,以后跟冬儿学做针线罢,冬雪也先跟着做,以后再说。冬儿你得闲儿了,也教她们认几个字,明儿我跟干妈说,另给你们备了笔墨,每人一份儿,不够自家买去。”

几人听了,面上齐齐道谢,不过有欢喜的,譬如冬儿和冬梅,有木然不觉的,譬如冬雀,冬雪倒是淡淡的,众人表情都落入柳儿眼里。

如今下人们也都有了月例,虽然不多,大丫头和管厨房和浆洗的俩婆子并其男人,每人五百钱,其余一律二百。素日吃穿府里都有定例,也不用花钱,想攒下也容易。

柳儿想起自己当初拮据窘迫,连杆像样的笔和纸张都没有,写个字还得偷偷摸摸的,如今她们倒是比自家好多了,一时倒有些羡慕嫉妒。

一夜无话,次日用过早饭,刚想带着冬儿过去傅家送粽子,门房着小子大牛来报,冯府有婆子前来拜访,柳儿懒怠搭理,只叫丫头回了干妈处置,她则径自过去傅家。

如今过节,傅家二老爷也带着家眷进城,女眷们都在老太太处说话,柳儿进来给老太太请了安,冬儿和冬梅把粽子等物给了傅家下人,便跟在柳儿身边。

傅老太太见柳儿过来,笑着招呼在身边坐下,指着内中一个眼生的妇人道,“这是老二家的,你叫二嫂子便是。”

柳儿忙又见了礼,那胖妇人急忙起身还礼,连道不敢,看着言行,倒是个爽利人。

傅秋芳多日不见柳儿,很是亲热,拉住说体己话儿,被傅老太太笑着打趣,“也不叫你嫂子跟柳儿说两句,你这急的什么,以后你们姐妹说话的日子多着呢。”

“妈这话倒是说反了,横竖以后嫂子和杨柳妹子说话的时候多着,我如今说几句当什么呢。”傅秋芳反过来嗔道。

杨秀姐儿听了,忙笑道,“秋芳妹妹这话很是,不定哪天出了门子,我们想说也没的跟你说了,如今你且跟你柳儿妹子好好说话儿罢,多多的说,说她几大车。”

一时大家都笑开来,倒是傅秋芳闹了个大红脸,直嚷大嫂子没正经欺负小姑子,不过傅秋芳这么些年,多少习惯了,转瞬便跟柳儿有说有笑,也不当一回事,看的柳儿心内纳罕。

这傅秋芳如今虚岁可是二十有三了,女孩子十四五岁嫁人的也多得是,一般十六七岁的多些,她这算少有的大龄,也不知这傅家如何打算的。

柳儿这里还没坐多一会儿,那边干妈着人寻他,说有客人,着柳儿回去说话。

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大名著 » 第82章 姐妹团圆过端午

分享:
上一篇:第81章 一片凡心入画来下一篇:第83章 坦荡爽侠林姑娘
网站地图 亿元彩票时时彩 乐点彩票天津时时彩 亿元彩票香港二分彩
申博官网登入 太阳城亚洲 太阳城游戏网址 申博娱乐客服中心
财富娱乐线路验测中心 澳门赌场图片 九州娱乐论坛 多赢娱乐登录网址登入
亿元彩票手机下注 乐点彩票腾讯分分彩 亿元彩票低频游戏 乐点彩票二分彩
亿元彩票幸运农场 乐点彩票广东11选5 乐点彩票黑龙江时时彩 乐点彩票东京1.5分彩
976SUN.COM 3454111.COM XSB593.COM 88sbsg.com 697SUN.COM
XSB886.COM 555TGP.COM S6186.COM 1112938.COM 33sbsg.com
215SUN.COM 66sbib.com 144TGP.COM 578psb.com ib63.com
179SUN.COM 218sunbet.com 618PT.COM 718jbs.com 307SUN.COM